首頁 > 走進宜州 > 三姐文化 > 內容

會仙遠眺

【字體: 打印
日期:2018-03-07 16:33:00 來源: 作者:李楚榮 編輯:蘭媛
    “會仙遠眺”,指宜陽八景之一的會仙山。宜州名山,自古就有“北仙南佛”之說。“北仙”即城北會仙山,因位于城北,又稱“北山”。相傳唐末河東人陸禹臣在此修煉,后尸解仙去,故此山從此與“仙”結緣。古時的北山生態環境絕佳,神秘而虛幻,“常有紫云玄鶴乘空而下,如神仙之會,故名會仙。”這就是會仙山之名的由來了。

  

  會仙山自古就是嶺南道教名山,與北流勾漏山、融縣真仙巖、容縣都嶠山、潯州白石山等齊名。除此之外,會仙山碑刻眾多,一座小山,就有六十余塊碑刻,這在廣西是不多見的。會仙山的碑刻多集中于白龍洞摩崖上,白龍洞在會仙山南面山腰上,洞口摩崖上鐫刻宋代宜州知州張自明所書“白龍洞”三個楷書大字。下刻張自明題詩:“白龍洞口白龍臺,一俯南天眼豁開。蒼壁漫題三數字,后人還笑我曾來。”白龍洞深百余米,曲折幽邃,由兩個水晶般的大廳組成,大自然鬼斧神工般地孕育出來的造型各異的石鐘乳遍布其中,如筍、如蓮、如羊、如狗、如獅、如筐、如瀑布……千姿百態,玲瓏剔透,美不勝收。其中一條乳白色的小石龍,鱗甲宛然,栩栩如生,盤桓于“梯田”之上,白龍洞因此而名。明祟禎十一年(公元1638)大旅行家徐霞客游至宜山,造訪會仙山,在其游記中曾對白龍洞有詳細記載。根據徐霞客日記,我們知道明清時期白龍洞的建筑布局為:東觀、中觀與西觀。這就說明此處確為道教之所了。東觀在今白龍洞以東五十米處,中觀即白龍洞,“西觀在中觀西三百步危崖之上,上下皆石壁懸亙。”相傳當年崔莫二仙姑煉丹之所就在西觀,所遺丹灶棋坪尚在。

  說會仙山為道教名山確是如此,奇怪的是所存摩崖石刻中,最早的卻是佛教碑刻,且數量不少。白龍洞中的摩崖上有一塊五百羅漢名號碑“供養釋迦如來住世十八尊者五百大阿羅漢圣號碑”。相傳五百羅漢是佛祖釋迦牟尼的生前弟子,本無名字,傳人中國后,中國人給他們一一落實名字,這是中國人的發明。相傳最早的五百羅漢名號碑刻于宋紹興四年(公元1134)年的《江陰軍乾明院羅漢尊號石刻》,原碑不存,碑文收于《嘉興續藏》第四十三函中。而白龍洞的五百羅漢名號碑刻于宋元符元年(公元1098)年,所列第一羅漢阿若橋陳如到第五百羅漢愿事眾都在其中,比江蘇江陰五百羅漢名號碑要早36年,且碑刻保存完好,應是中國最早且保存完好的五百羅漢名號碑。另外洞口摩崖上有一塊刻于宋紹圣四年(1097)年的“婺州雙林寺善慧大士化跡應觀圖”碑,碑中有佛教故事圖畫29幅,每幅圖下都配有吊腳說明文字,涉及梁武帝蕭衍侍佛故事。佛教自印度傳人我國,有南北二途。北途經西域而人中原,南途則由海路經廣州、合浦等地傳人。從五百羅漢名號碑落款為“桂林歐陽照書”和“婺州雙林寺善慧大士化跡應觀圖”碑來看,這兩塊碑是有一個統一的版本,從江浙一帶傳至桂林,又由桂林傳到宜州,至少我們從這兩塊碑的研究可以知道佛教傳人宜州的途經。洞中還有刻于1098年的石窟造像“普賢造像”,另外還有兩處石窟造像“佛會圖”和“一佛二菩薩圖”。洞中摩崖上還有一些記載白龍洞寺院住持田的碑刻,使我們今天得以了解宜州寺院經濟的情況。白龍洞關于佛教方面的內容真是多而有價值,而且是宋代碑刻,與“北仙”之說似乎相悖,當年徐霞客游歷白龍洞時或許受“北仙”傳說影響,沒有細察,以至在其日記中稱白龍洞“無宋代碑刻。”

  在白龍洞口摩崖上有一塊“云深”碑,字徑近1米,為明代初期慶遠衛指揮使彭舉所書。彭舉,山東人,跟隨朱元璋南征北戰,屢立戰功,后為慶遠衛指揮使。又有清初柳慶協副將楊彪所撰“重建白龍洞記”碑,碑文反映康熙初年平定以吳三桂為首的“三藩三亂”。廣西從康熙十三年到十九年因“三藩之亂”曾脫離清廷六年之久,其間廣西陷入兵荒馬亂,民不聊生經濟凋敝的悲慘深淵,這些災難在碑文中都有所反映,具有一定的文獻價值。更為重要的是“太平天國翼王石達開及其將領唱和詩碑”,此碑贊美宜山的秀美河山,更反映了太平天國后期的一段重要歷史。公元1856年太平天國內訌,釀成“天京之變”.太平天國從此一蹶不振。公元1857年翼王石達開被迫出走,率部十萬余眾,離開南京,回師廣西。一路上屢戰屢敗,屢敗屢戰,于公元1859年10月15日攻占慶遠府。次年春三月,石達開與部將郊游白龍洞,見洞中墻壁上有楚南劉云青題壁詩,其中的斥佛詩句暗合太平天國的毀佛宗旨,石達開有感而發,步劉云青詩韻,和詩一首,諸部將亦和之。此時的石達開已是英雄末路,在宜山期間,曾兩次秘密回老家貴縣探看可否回貴縣的虛實。無奈此時廣西形勢嚴峻,回貴縣已無立錐之地,最后離開宜山,以進為退,往湖北利川進四川,最后在大渡河邊全軍覆沒。白龍洞的石達開題詩,豪情萬丈,吞吐宇宙,也許這是英雄最后的絕唱了。據考證,此碑是全國唯一留存的太平天國詩碑,1963年廣西壯族自治區人民政府將此碑公布為自治區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白龍洞中更多的是紀游詩碑,二十余人題詩六十六首,以明代為。這些紀游詩多為朝廷官員出差宜山公干,閑暇時郊游白龍洞所題。刮蘚細讀古人詩,根據這些紀游詩及序文,我們仍然可以分出這些詩作?的身份:一是征剿地方農民起義官員。“奉命南來靖越蠻”“干戈何日罷征蠻”“戌卒旗旄傍近村”“何當凈掃狐兔跡”等詩句,正是征剿宜山地區農民起義的寫照。明代的宜山地區,從永樂年間至弘治年間的一百余年間,頻繁發生農民起義,規模很大,明王朝頻繁派遣軍隊鎮壓,這些詩碑,可補地方文獻之不足。二是采風修志官員。明代永樂年間修“永樂大典”,天順年間修“大明一統志”,除此之外還修什么志書呢?從白龍洞所題詩的序文中可以知道,一些官員到廣西采風搜集材料編纂志書,這些文字或許會留下關于這方面的信息材料,具有一定研究價值。三是純粹紀游詩,詩作者大部分亦是官員。這方面的詩作很多,也很美,讀之可感受到宜山的秀美風光和古代的生態環境。“朝采山上薪,暮煮澗底芹。猿猱可為友,麋鹿堪為鄰。”這種景觀對于今天來說幾乎是天方夜譚了。

  會仙山有小路從山陰盤旋而上,直登山巔。一路而上,有金仙閣、百子崖。百子崖為二層樓房式構造,十分奇特,當年徐霞客曾細察過此崖。因為名為“百子”,故“花婆廟”曾建于此。還有雪花洞,洞中摩崖上有曾任河南巡撫的宜山人――張炬詩刻。徐霞客造訪雪花洞時,曾有住持僧人在此接待,徐霞客是夜住宿于雪花洞,亦留下許多描寫雪花洞神秘而美麗的文字。雪花洞中有小路可直攀會仙山巔。值得一提的是,徐霞客將雪花洞的構成稱之為“深井”,也就是我們今天所說的“天坑”,應當說徐霞客是“天坑”這一喀斯特地貌自然構造的最初發現者。山之巔曾建有“齊云閣”。在抗日戰爭之初,人們在齊云閣前懸掛燈籠以作日本飛機來宜轟炸的警報。山巔崖石上鐫刻“騎云”二字,又有明將李齊所書“極高明”碑刻,這三字摘自宋理學家程頤的“極高明而道中庸”句。然而最有價值的還是刻于山巔天池旁崖石的清慶遠知府徐嘉賓述職碑。徐嘉賓,順天(今北京市)貢生,清雍正五年(公元1721)由梧州知府調任慶遠府。此公勤政為民,常年下鄉,現場辦公,現場解決問題,在任五年,在府署僅十個月,此等作風,難能可貴。離任時,此公將其任內工作述職刻石于會仙山之巔,心胸坦蕩,真乃“宦績可鑒昭日月”。

  會仙山,不獨是嶺南一座名山,一處勝跡,還是宜州一部歷史教科書。

三讀南山:上一篇
下一篇:承載榮光
bet365体育信誉 tt中彩票 如何通过画插画赚钱 07大乐透走势图 模拟炒股软件 四川金7乐中奖规则及奖金 股票分析软件app 足球彩票都有什么玩法奖金多少 新浪棋牌游戏 qq分分彩开奖网 永利娱乐棋牌 中国彩吧 我才是棋牌 双色球指标实战规律统计表 新浪棋牌官网手机版 组选奖号609前后关系。 辽宁11选5前三直选